红与白935

.
小英是个纯净的女大学生,虽然学识使她比一般女孩子内涵丰富,但毕竟尚处青春期,有时也免不了跟其她女
孩子一样率真而任性,犯点淘气。虽然我作为她生活上的朋友加大哥,她跟我很亲热,思想也接近,但毕竟在我面
前是个小妹妹,尽管她无论从体态上还是思想上都正趋于成熟。尤其是她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份青春活力使我对她倍
加呵护和喜爱。在我对她的管束和帮助过程中,由于打屁股是我跟她约定俗成的「家法」,她在我面前脱下裤子把
屁股裸露出来便成了常事,由于我跟她的思想素质十分接近,因此也无所谓避嫌,而别人也是无法得知她曾经不止
一次地在一个男人面前露着屁股挨打。在别人看来屁股挨打是一种羞辱,但在我们之间却是一种默契。甚至无须我
呵斥或指示,她就知道什么时候该乖乖地露出屁股来受罚。虽然年轻的我在她光洁白嫩、丰满异常的屁股上实施各
种惩处时,难免发生性的冲动,但也只在心里,隐隐地,她圣洁的心使我镇定;尽管她在挨打时,屁股常常显现难
以形容的姿势,也不时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但她在我心目中绝对是一个纯洁的女孩,永远不容玁渎。


自从那次「考卷事件」发生后,我气上心头,不免下手很重,用过所有家法,将她那性感的屁股(令那些小男
生们剀觑了很久的屁股)责打得满目苍痍,痛不欲生;但她从追求上进增强动力为虑,仿效古人「头悬梁、锥刺股」
之激励手段,还是愿意接受我对她的屁股增加新的家法。但有一条原则:惩罚只能对待屁股,不能在滕部范围以外
的身体部份施加刑罚,并且在处罚时原则上只把屁股展露在外,尽量不露其它部位。这一点,也是她十分坚持的「
屁股可以受罚但尊严不可侵犯」的原则。记得在有次对她进行执罚时,她预先穿上了一条她自作的所谓受罚裤——
就是在臀部开好了一个大大的圆洞,趴下时饱满的屁股的确已经充分暴露在外了,可在我举起鞭子抽向她自已「精
心准备」的屁股时,由于屁股的扭动和鞭梢掠过她屁股的鞭风,那裤子上「屁股洞」的边缘总是有点掀动而遮住了
她屁股面积的的一小部份,而我每次打她时总是要她屁股的每一寸肌肤都分享到痛楚;当我命她起来把裤子全部脱
掉时,她执意不肯,那次我很恼火,后来将她的那条受罚裤撕成了两半,不过后来她也想通了,觉得既然是被大哥
般的好友打屁股,确实也是没必要讲那点面子了。不过作为大哥我也理解女孩子的这份心思,以后在处罚她屁股时
更尽量注意保护她的私密之处,不让她有别的不好的想法。虽然有的不该露的地方也避免不了要露出一些,甚至有
时也脱光了打,但我都注意不伤害到她的心灵。不过要声明的是:屁眼除外,因为对屁眼的用刑仍然保留在家法中,
也没超越屁股的范围。


要说我是怎么对她的屁股采取新的惩处手段的,先得介绍一下我制订这些切实可行的家法时,充分考虑了宽严
结合、科学有效的目的,在对她的屁股执刑时也体现出了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疼痛与安抚相结合,难忍与难忘相结
合,以有效达到促她知错到改错进而好学奋进的目的。当然以前的家法都予以了保留,但在用法上稍作了改变:如
本来犯小错时,规定是用戒尺打屁股,但在以前的处罚中,这对她的屁股来说已是小菜一碟,可以说,我发现她的
屁股对挨戒尺已有了充分的耐打和防护经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这种处罚过程中,她通常是俯伏在我腿上的,
屁股在受戒尺责打时,我发觉她屁股在我腿上不住扭动并叫「哎哟哎哟」时,掺进一种装得很疼的成份(并不是说
一点也不疼,还是有点威慑作用),甚至在我高举戒尺时,她的屁股故意借痛而呈波浪式起伏中有意蹶向我举起的
板子,鬼灵精似地估算好了那板子将要落下的那一刻,屁股在能够起伏的限度内(因为被我摁着)力求以最近的距
离迎向我的板子,以求躲过对她屁股更重的责打。因此我现在改为不管犯错不犯错,每天都要让她的屁股吃戒尺,
一天也不能少,也不能借故逃避,以示警戒。否则大板子跟藤鞭同时伺候。这下她老实多了,每天睡觉前第一件事
就是露好屁股等候戒尺教诲,除非我赫免。至于大竹板、藤鞭改为在犯一般性错误时使用的家法,不过使用方法也
有了改变,要在刑架上接受,而且动刑时必须捆绑,以加大鞭笞力度,不是让她的屁股自已随便摆在哪条板凳、哪
张软床上就能执行的,必须将屁股调整好重心痛打!那张刑架是我根据她的身材特制的,倒也省却了我好多麻烦,
不用设计调节位置的滑杆了。倒是她在我设计制作这个刑架的过程中,经常要她趴上趴下,站起蹲下,试着摆出我
所要求的屁股受打姿势时,她所表露出的表情变化令人哭笑不得,一会儿因好玩而天真,一会儿因想到是打她屁股
专用的而无奈万般。


这座木制刑架用来打受刑人的屁股十分实用,总体呈L 型,可站、可跪、可卧、可坐……且变化万端。站时,
可使她待打的屁股向正后方挺出;跪可成跪蹶;卧可成翘趴;坐可令她屁股静思责罚余痛。至于打屁股时采取何种
姿势就各有细节了,这要具体到她屁股挨打时再分别对待。刑架的设计主题只有两个字——「屁股」,除了屁股还
是屁股,一切都是以她的屁股为目标而制作、摆布。


刑架的立面是冷冰冰、光溜溜的不锈钢圆柱体,周圆设计成她面贴圆柱两手臂环抱小于手腕,这样正好把她的
两手腕合在一起在那边绑个正着,谅她上身贴在圆柱上没有丝毫间隙,为了不让她的头扭在一边难受,位于其颈项
上方有一个圆孔,洞壁四周均布有透气小空,这样在打屁股时,她的脸就可以面对这个孔不用别扭在一边了,忍痛
哭喊时也起到静音作用。底下站立处是用宽宽的皮带改制成的脚扣,控制她的双脚在屁股剧痛时无法挪动。半高处
铁环悬垂下两段皮带,用来拦腰捆紧她的腰围,使她的屁股不由自主地向后挺出。这样的屁股是挺出来让大竹板和
藤鞭子一下一下严厉抽打的。刑架的平面是可以翻转、移动、升降的,带点扁圆型,这样她在趴下时就连屁股的两
边侧面也展露无遗,承受全方位的鞭抽板击的同时,随时可以调整她屁股受罚的角度和体态。平板中间还有两个凹
下较深的坑,叫跪坑,是用来令她采取跪趴姿势,打屁股、滴屁眼都能充分运用。如果用这种姿势打她屁股,我会
将平板的上身段升起一点,让她的上身舒舒服服地趴在那受绑,我手执刑鞭在她身后抽击她跪趴着的屁股。无论哪
种姿势,她的屁股始终孤立在刑架中央,并从两股中间用绳子穿过缚牢以固定和使其屁股肉更加隆起,不能动弹,
除了被打后屁股上的抖动的肉……立柱背面挂放着各类屁股专用刑具,包括大小板子、藤皮鞭子、屁股针子……平
板下面安静地躺着一个「卫生箱」,也是她的屁股所专用的,里面有消毒酒精的消毒棉、纱布、镊子等护理用品,
受罚前我会为她的屁股作消毒处理,所选用的屁股刑具也会进行消毒杀菌。说实在的,小英的屁股虽然几经拷打,
但仍保养得鲜嫩如初,也是我在对她屁股惩罚前后细心护理的结果。


好了,她在刑架上屁股纤毫毕露,屁股与板子难舍难分的情景容后再述。自从这刑架诞生以来,小英的屁股在
每日床头自备戒尺的「亲吻」下,正忍气吞声,埋头苦读,力争自已的屁股与这刑架无缘呢。我也实在不忍心干扰
她。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要提醒她的是:刑架做好的同时也已为她的屁股初步准备好了新的家法,我想她有心犯
错,也无胆受罚。不料她听后却有些不以为然,我知道她没尝过,觉得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对她的态度深感
不满,如果不让她尝试一下,她就不知道厉害,起不到威吓作用。于是我当即给了她一个嘴巴,她觉得有点突然,
扬起头白着眼对我道:「哥,你打我嘴巴做什么?」我怒道:「你还犟?给我到刑架边站好去!」她蹶着嘴说:「
就这样也要打呀?」我瞪她说:「怎么?不服啊?不打嘴巴打你屁股总可以了吧!」她悻悻地站到刑架旁,再不敢
回嘴。见她有些委屈的样子,我放缓了一下口气,对她说:「不是哥特意要罚你,是你自已不知好歹。屁股露出来,
趴上去。」她背对着我开始解开裤子往下挪,短暂的沉默后,屁股颤微微地脱露出来。「伏下去!手脚并拢。」


我把她脚裸捆在一起固定在平板上,手腕打好绳扣反缚起来,她埋着头突然说了一句:「哥,你今天打我屁股
我不服。」我对她说:「哦,你会服的,今天我也不痛打你的屁股,但我得让你知道一点试刑的厉害,要不你没怕
住。」


她不知将要面临的家法是何等厉害,不免委屈加害怕地哭出了声。我取出一盒清凉油,打开,她闻到清凉的气
味转过脸看了一看说:「要打就打,涂这玩意有什么用啊,我不要涂。」我说:「这可不是给你屁股消毒的东西,
今天又不打你屁股,你忍着吧。」说着很容易就分开了她隐藏在屁股肉里的屁眼,用手指蘸着那油脂慢慢往她屁眼
里涂抹……她有些惊讶,但因并没有感到痛苦而神色镇静,只是在我手指在她屁眼里戳得较深时,发现她嘴角有些
牵动,显得不太舒服,同时屁眼紧缩抗拒我手指的侵入。涂完屁眼,我将残留在她屁眼外的油脂细细擦尽,用口对
准她屁眼吹了几口气。我就这样将她绑在刑架上,不再理她,到外间看书去了。过了仅仅二分种,就隐隐听到她从
里间发出的声:「哥,哥!你来呀,你快点进来呀……」我没加理会,继续看我的书。大约又有十几分种过去,她
叫得有点凄切:「哥——哥、哥啊……你来一来啊……」我见教育她的时机已到,便推门进去,踱到她身边故意问
:「怎么呀,叫我有什么事吗?」只见她并没挨打的光白的两辧屁股,烦躁不安地来回扭动,但由于屁股也被束缚
着,连扭得太过也做不到。「我、我……痒、痒死了啊。」她急切地答。我问:「哪痒啊?是不是PP痒,要打呀?」


她吱唔着说:「屁、屁眼痒啊,说、说不出的难受啊。你快拿板子来打、打我的屁股吧,我求、求求你了……」


一边说她的屁股在无奈地蠕动,屁眼闷在屁股深处一缩一缩地象有只蚂蚁在里面爬……我对她说:「打屁股?
今天不打了,明天你不是还要听课去吗?打了屁股要坐不安心的。今天就这样绑一晚上。」一边说一边又拿清凉油
打开:「来,药性减掉了一点吧?再在你小屁眼儿里加点进去。」她翁动着屁股说:「别,别,不,不要了啊,打
我屁股吧,打重一点呀。」我见她难受,就松开掰着她屁眼的手,说:「好,我就成全你,让你屁股好好尝尝红烧
肉的滋味。」


我从刑架的挂勾取下刑具,把从屁股中间勒住她双股下端的棉绳向刑架两边分别又抽紧了几分,使她的屁股片
稍微分开了一点,也许难忍屁眼之痒,本该颤动几下的肉被她的屁股收住了。我什么也不管,也没给她的屁股例行
消毒程序(因我本没打算痛打),抡起板子、鞭子轮流向她讨打的屁股重重击下!要在平时,屁股被我这么打,早
就哭爹喊娘了,而这时她只是闷哼了两声,看得出她在竭力忍痛,她在屁眼痒与屁股痛之中主动选择了后者,因为
痛感暂时掩盖了屁眼里难忍的滋味。我只打了一会,也不知几下,就停下了手,对她说:「今天看你主动叫打,屁
股免了。」她不久就喊:「打啊,狠狠打我屁股吧,我……」那松软下来的屁股也仿佛在溵切期盼着。但我没继续
打下去,把她独自一人扔在刑架上过了一夜,为防受凉,为她上半身和下半身盖好了棉毯,只让那本已赤裸的、圆
润的屁股露在外面,留给黑暗……清晨,我起床刷牙洗脸后第一件事,去给她从刑架上松了绑,她捂着难受了半夜
的屁股,二话没说就直往卫生间里跑,我嗔道:「跑什么呀,自已弄得干净吗?过来,我给你弄干净。」她不作声,
上了一个厕所后乖乖跑回了我身边。我取出镊子与酒精棉等,让她屁股朝天趴上刑架,调节平板高低后,让她双腿
分开跪趴两边,两腿夹在与她身体同宽的扁圆平板两侧,下腹自然就紧贴板面了,把那屁股翘得格外分明,屁眼含
苞欲放。我用金属镊子镊着湿湿的棉球,反复擦拭她的屁眼,并不时用注射器往她此时已显得很安详的屁眼里注入
温水,再抽出,来回清洗了好多次。完后,我在屁股上啪啪几下手板下去,就白里透红了。说:「下次再不听话,
我打不烂你的屁股,就拿你连吃都不敢吃的红辣椒塞进去,要不捉两只蚂蚁来放在你屁眼口爬,看你屁股还欠不欠
揍。她嘤嘤道:」哥,下次我犯错,你还是狠狠打我屁股好了,我不想受这种家法处置……好难受呀,比打屁股厉
害。「我对轻松了许多的她说:」哦,明天你开始听复习课要用功啊,等考完试,要是一百差一分,就要在这刑架
上痛打屁股十下,站着、跪着、趴着分着打,知道了吗?」她很乖地点了点头,把刚清洗完的屁股蹶向我的脸说:」
哥,我的屁股知道了。


「我呵呵笑了,又随手给了她屁股左右啪啪两下,说:」打归打,罚归罚,这全为了你能考上研究生。「她屁
股上柔软的肉颤了又颤,如涟漪微泛水波……哦,如水的女孩,如水的屁股,总在风吹雨打中成熟……小英在试刑
过后,尝遍了」家法「之痛楚难忍滋味。当她稍有越规,就常常回味起屁股所受之家法,不敢贸然犯错。这天她数
学考试竟然只得了54分!她深知大难临头,我是绝不会轻易放过她久没挨打的屁股的,不免胆战心惊不敢见我。但
她知道我们之间的约定,我作为她的大哥和指导,她只要有一丝过失,就必须自已主动找我汇报并乖乖领受」家法
「处置!


那天,她打了个电话给我,说有事要找我,我听到她低低的语气吱吱唔唔,就知她已经犯下了严重的过错,因
我正在工作,电话里便没详细问她,但我知道她这次来,屁股肯定得受重罚,所以当下就叫她一个人先去行使」家
法「的刑室等候,我发觉她在电话里说」噢「时,声音已打颤,毕竟她的屁股在整套」家法「的伺候中对痛!已十
分敏感。


我下班后直接赶往」刑室「,打开锁进门,发现小英已自动趴在」打屁股凳「上,并把」刑床「上的二个靠垫
垫在了腹下,使自已高傲的屁股更显高耸,板凳旁已摆好了」竹板「、藤鞭」,她穿着一件齐颈的毛衫和紧身裤,
裤子已自已褪好在屁股下面,而大腿依然被紧裹在裤子内,那兀自露出的粉白的屁股此时显得楚楚可怜。见我进门,
她没敢回头,只是把突得很出的屁股向上翘了翘,我坐到她身边,仔细检查起她主动蹶好的屁股的状态,感觉以前
的伤已全部恢复了,屁股完好如初,皮色白嫩而肉质松懈,我用手捏弄了一会她屁股上颤微微的肉,最后把她屁股
两边的肉往两边略分,露开她鲜红如玫瑰瓣的屁眼,屁眼一收一缩,韧性正常,我又用一只手指插进她小小的屁眼
里去,并在里面抠弄起来,感到她的肛门括约肌,收缩温柔有力,并紧紧裹住了我伸进去的手指……经过一番检测,
我判断出她的屁股状态一切正常,能经得住也适宜我使用最为严厉的惩处。她那屁股虽然趴着时间已久有点凉冰冰
的,失去了刚从裤子里露出时的温热感,但在板子打,鞭子抽时会头减缓一些她屁股血液的流动速度。同时我看到
了她铺在另一边桌上的数学考卷,得分处是一个鲜红醒目的54!整张考卷布满了大红叉,不用问我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铁青着脸把考卷送到她眼前,冷笑着对她说:「哼哼,很好,呆会你那可爱的的屁股上我也会帮你画上这么
多大叉的!」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那张试卷,红着脸用乞求的眼神无助地望着我因生气而更显冷漠的脸说道:「哥,
我错了,我的屁股也准备好了,看都翘得这么高,这次数学错了46分,按规矩46*10 是460 ,竹板、藤鞭我都拿
出来了啊,我算好了,我屁股该挨板子230 下,鞭子抽230 下……」。我问:「是吗。算得很准嘛,那打屁股的
轻重怎么衡量呢?嗯?说!」她屯了一下呜咽着说:「555 ,重重地打吧,我服,我知道错了,不服打更是错上
加错,我也知一段时间不打屁股我的学习就会放松……55」。我并没有马上执罚,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呈高高蹶起
状的屁股说:「起来,裤子穿好,一起出去吃晚饭。」我怕她饿着。她默默起身穿裤子,胆怯地问我道:「屁股可
以不挨罚了吗?」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会这么便宜你啊?,先吃饱了肚子,屁股挨的疼才更多!」小英悻悻地
低下了眼。


吃饭时,我点了她最喜爱吃的龙虾,并让她喝一点红酒,她说不喝,我命道:「要喝,给屁股活活血!对受罚
有好处。」她才听命。不过她吃得很慢,因为她此刻担心的是她的屁股将会受到无情的鞭笞和责罚。


吃完晚饭,一路上我们都默默无语,也许正是这种沉默,让小英心里更感忐忑不安,心碰碰直跳。回刑室后,
小英便开始在我面前脱裤露屁股,我故意没作声,在我严厉的目光监视下,她将身子俯下,屁股高翘。见我站起来
时她转过埋着的脸怯怯地问我:「哥,要不要我数数?」我说:「不用了,要打的太多了。主要是屁股要一直摆好,
别扭动得太厉害。」说完我找来绳子,并把她的双手反过来缚在背后屁股上方,但在我反绑她时,觉得她这样虽然
上身与板凳贴得更服贴而屁股又更突出了几分,但在她受绑时身子的扭动中发觉这样双手反缚的姿势她会很累,不
舒服,会影响对她屁股的责打程度,我只要她屁股受罚哪怕打烂,不希望累及她的身子。于是我征求她意见:「手
绑在腰后还是绑在凳脚上舒服一点?」而小英明知绑起来挨打无论怎样来说都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但她在受罚
时自知该打也逃不了打从来都是很乖,从不敢顶嘴和违抗,轻声答道:「还是绑在前面好受一些。」我答应了她的
要求把她的手分别缚在两边的凳脚上,为了她在屁股受疼挣扎时不蹭破手腕,那张刑凳绑手的脚上我特意包了一层
海绵体。绑腿时我让她双脚并拢,脚裸缚在一起,然后在她腰部和膝弯处多加了一道绳索,(说是绳索,不如说是
软软的棉布条,因为我不允许她屁股受罚时身体能动,但也要避免挣扎时细硬的绳子会勒伤她不必要受痛的其它部
位)。绑结实了,这样的姿势可使她的屁股在受刑时更放松,更耐打。其实她在受绑时,已暗暗觉得了这次执行「
家法」的隆重,因为我以前打她屁股时有时是不对她进行捆绑的,在她可以忍受的痛感范围保持住不挣扎,就是绑
着打屁股,也没有今天这样的细致。完全捆绑住她后,我令她:「屁股尽力扭两下给我看看!」她不明所以地照我
的指令扭了两下即将受罚的屁股,「再扭几下」,我说话尽量显得温和,以免加剧她内心的恐惧,因为我要她懂得
屁股打得再疼,再受不了,也没什么,只是以后要记着这疼,少犯过错。她又扭动了几下屁股,还可以,屁股还能
小幅扭动,而身子却丝毫动弹不了,这就是我所要的效果,只有这样,才能将责打屁股的疼痛全部让她的屁股感受,
如果绑得屁股也一点动弹不了,那会减少她屁股的弹性造成过大的身体伤害。这是我在责罚她时所注意的,否则就
违背了我打她屁股是为了爱护她的目的性。一切准备就绪后,我见她紧张过度,被缚牢的身子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动
静,只是那等待挨板子的屁股耸在那儿收缩不定,为了稳定她的情绪,也为她的屁股增强耐打性,我用手很温柔地
捏弄击拍她屁股两边的肉,让她放松。此时,她很乖,屁股很柔软,但在我手掌的按抚下有些不安。她幽幽地发声
道:「哥,我想今天打下来,屁股肯定是要烂掉了。我只是求你在我受不了时,让我大口喘两口气,休息一会好吗?」
我答:「这些可不是一个要受罚的人能要求的吧,今天你的屁股将会受到你难以想像的疼痛,你一会就知了。」我
一边说一边抚摸她仍然肤白如雪的屁股,终于我站起身说:「好了,屁股作下准备,我开始执法了。」我听见她不
禁作了一下不易察觉的深呼吸。我举起毛竹板子,对准她无法躲闪的屁股狠击下去,啪!嘹亮的声音在一下风声
后在她拼命收缩的屁股上响起,呜——啊,她拼命忍住疼而沉闷的呻吟发出,因为在这刑室没人听得见她的大声叫
喊,所以我没有堵上的嘴,也为了不妨碍她的呼吸。再加上平时打屁股时我不允许她大声叫唤,她细而低的声音也
形成了习惯。一板下去,她屁股上的肉被板子打得一通乱颤,抖动了好一会才停下,我等她屁股上的肉停止颤动后
又打下第二板……一板、二板、三板、四板……不久她就大声叫喊并呜咽起来,因为我连续的责打使她的屁股全面
积发红并肿得十分厉害,啪!啪啪!啪——这无休无止的疼痛对她的屁股来说实在是超负荷了,但什么叫惩罚呢,
如果留情就失去了作用。因为绑得很好,她的身子想动也动不了,兀自蹶着屁股痛哭流涕,而该挨的板子一下也少
不了。她的屁股慢慢由白转红,不住翘动、收缩。在她的屁股完成「板子任务」后,我放下狂「吻」她屁股数百下
的竹片板,换持了皮藤鞭,它所要给予她屁股的痛是与板子不同的,板子可能是闷痛,而鞭子是钻心的痛!嚓——
一声长啸几乎撕裂了她通红通红的肿屁股,一条血印立时在屁股上显现,嚓_ 嚓嚓!嚓!嚓嚓——低沉有力的鞭
子一下下在她的屁股上打上大叉……此时她的屁股仍然那么无奈地保持着初时姿势,翘而且肿胀不堪,不再那么白。
每鞭抽上她无法躲避的赤裸屁股时,那屁股与板子打下时的状态不一样;板子打下时屁股上的肉凹下,板子离开她
屁股的瞬间屁股肉很快弹起,并要乱颤一会;而鞭子抽到她屁股时,象要嵌入那松软的屁股肉里去,使屁股扭曲变
形。唉,可怜的小英啊,为什么数学只考54分呢?是不是你的屁股已耐不住发痒了啊?小英在不住地哭泣。可是她
还不知,今天对她的屁股处罚还没有结束,数学考试没得一百,竟然还不及格,我是不得不动极刑了——屁眼滴水!!


屁股在板打鞭抽完后,我开始解她绑住脚的布条,此时已不能动弹,我在搬动她的腿时,她由于屁股的牵痛发
出呻吟,但我将她本来只露到屁股下的裤子全部拉下扔到另外一张刑床上,这样她的下半身完全裸露,此时雪白光
洁的大腿与红肿布满血印的屁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在她俯伏着、屁股高翘、上身被绑的姿势没有改变的情况下,
将她的腿屈起,形成微微跪蹶状后,将她的两条大腿分开到与肩同宽,然后在打屁股凳旁固定好两根柱杆,将她的
两腿在大腿处绑牢在柱子上。这样,她的屁眼便微微突出,在分她屁眼时,屁股沟里的皮肤完好无恙,因为刚才在
打屁股时,她的双脚是并拢后被绑的,丰满的屁股肉夹住了肛门周围的肌肤,所以打完屁股把她的屁眼一拨开,那
里的好肉就更显眼了。她似乎明白了要受什么样的处罚了,低泣着的声音显得有些变调,因为她上次已试过刑了,
知道这肛门滴水的厉害。由于这样被绑的姿势,整个屁股比刚才被绑时相比扭动的余地要大得多,她的屁股开始不
安地晃动起来,我啪地给了那布满新鲜伤痕的屁股一下,她立时疼的直咧嘴,屁股惊跳了一下。她哀求道:「哥,
哥哥,屁股都这么疼了,今天的疼已让我刻骨铭心了,下次我再也不敢,怎么还要用这、这家法呀?55」。我说:
「你等着吧,今天全套,让你吃套餐,你好好体会吧?谁让你不争气,不要好!」她知道今天是躲不过了,也只能
硬着头皮痛熬这极刑家法了。一切准备妥当,我取出「肛门滴水器」,装入50CC凉水,利用高分子原理调节温度至
70度左右,最高温度是120 度,为什么我不采用最高温度滴她屁眼,因为那样会使她肛门起泡,而70度左右已足
以使她屁眼极度烫痛得发颤了!你在洗澡或洗屁股时一定不小心已感受到了这种痛楚,你身上的皮肤能忍的温度但
你的屁眼绝忍受不了,会让你全身惊悸,因为屁眼里的肉是人外表能探摸得到的肌肤之中最嫩的。好,这时我也开
始对小英的屁眼行刑了,我小心乙乙地用两手指分开了她玫瑰红的屁眼,随着无声的粒状水珠悄然滴入她的屁眼,
那等待受刑的屁眼花蕾一般,若是平常滴上一滴露水会宛如含苞欲放,可惜的是将受家法刑煎。我将「肛门滴水器」


细细的管尖对准了她的小屁眼,轻轻接触上后慢慢地挤捏,就这样,一滴小小的水珠悄无声息地钻入了她被我
手指畅开的屁眼中,看似温柔,似乎在给她清洁肛门,但小英突然全身僵硬,红红的屁股一会左右摇动,一会上下
起伏,象跳迪斯科一般,不过形状十分痛苦,我放下滴水器,腾出两手来掌握住她痛苦不安的屁股,扒着她的屁眼
轻轻分开,她的肛门括约肌在不住痉挛,小英「啊哟、啊哟」地直叫唤:「哥、哥啊,疼、疼啊、疼死我了呀,啊
哟哇……」。处罚归处罚,此时我知道她不好受,安慰她道:「知疼就好,下次要自已学好,知道了吗?现在忍着
点,嗯?」


我不急于来第二滴,因为我知道一滴水珠在她屁眼内留下的疼要持续好一会,我就这样看着她屁眼抖抖忽忽的
变化,待她受刺激的屁眼安定下来,我又用两手指扒好她的屁眼,拿起滴水器滴入了第二滴水珠子,那好不容易恢
复平静的屁眼儿被那水珠子一烫,又急速抖忽起来,收缩得十分之快,令我掰着她屁眼的二根手指难以把握住她的
括约,换了双手来掰住她的屁股,第三滴、第四滴,一共六滴,她的屁股狂扭后安定,屁眼颤粟后松开,就这样往
复了六次。在这次肛门滴水中,小英真正体验到了难以忍受的痛楚,她一边向我嘤嘤许诺,以后再不会犯得动用屁
眼滴水家法的错了,一边在心中暗暗发誓通过此次教训一定要努力学习,拿出好成绩来向我汇报。


「屁眼滴水」后,我解开了她的手脚,小英从束缚中解脱,尽管屁股的每一寸乃至私密的屁眼余痛十分厉害,
但她也平静了许多,是的,她太痛太累了,该让她好好休息一晚并好好安抚她一会了。我让她光着下身睡到床上,
她艰难地趴在舒服的软床上,虽然此时腹下没有垫上刑垫枕高她的屁股,但由于肿胀再都她屁股本来就丰满,屁股
还是显得突出很高的样子。我俯下身搂着她的肩膀吻了吻她那楚楚可怜的脸庞,温柔地对她说:「睡吧,我会在你
身边陪着你的,屁股疼得厉害吗?」她象一只乖巧的小猫点了点头说:「嗯,疼……这是我屁股受罚最重的一次了,
我以后会记住的。」我有点调侃地对她说:「哦,是吗?是不是以后有了出息要报复我啊?」她挺着屁股说:「哥,
我哪敢呀,我会好好服从你的管教的,虽然疼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嘛,再说我永远是你的小妹,以后不管我怎样,
就算我学成工作了,我还是会乖乖接受大哥的教诲的。」我对她说「嗯,乖。不过以后我还得跟你制定完善家法,
因为今天除了屁股针没刺你的屁股,别的家法基本上都用过了,你也多了屁股挨罚的经验,为了防止你屁股让我打
『皮‘了,以后抱无所谓的态度,我呆会在你睡觉时要为你拟订一些别的屁股刑来制约你今后的行为。」


她听了,心想:反正今天屁股打完了,再重再新的处罚也无所谓,就对我说:「随便你啦,反正我会听你的。」


我吓唬她说:「好,来,现在来把屁股针刺在你屁股上,然后你安心睡吧。」她一听,现在还要刺屁股针,
急忙说:「啊?哥,不要了啊,我、我受不了了。」由于急她的屁股受到牵动痛得连喊:「啊哟、啊哟、我的屁股
呀」。


见她的屁股实在不能再受罚了,我想了想:「那好,我本来想让你屁股上两面各刺上十五枚炙针(就是针灸用
的那种细细长长的针)后睡觉的,我就饶了你了,不过我说过今天是要用上全套家法的,我也不能食言,所以我变
通一下,就在你屁股两面各刺五针算了,刺完就给你拔出来,不留在你屁股肉里了,你看怎么样?」虽然小英还是
有点受不了,但想想也无法,已经很宽大处理了,还是乖乖接受吧,无奈地点了点头说:「哦,那能不能轻一点啊,
我屁股有没有出血啊,你看看呀」。我说:「不要紧的,现在我要罚你屁屁怎么变成是要征求你的意见了啊,这叫
处罚吗?不行,我不能乖坏你了,来,屁股准备!」她见我打开针盒,连忙说:「你说屁股两面各五针的,不要多
扎呀。」我说:「我会遵守诺言的,现在是你屁屁受罚,怎么这么多要求啊。」我拈起一支针,在她屁股上方比划
着,作出将刺未刺的样子,看她屁股躲躲闪闪又不敢过份动弹的样子,好可怜哦,她双唇紧咬,闭着眼睛,我对她
说:「我要刺了哦,屁股放松,要不然针要断在屁股肉里的,那我可没办法的」。她听后觉得我说得有理,那红红
的屁股再也不敢动一动,我捧着她的屁股先将针尖轻触上她的皮肤,我尽量挑选她屁股上好一点的皮肤,因为刚才
的责打很难找出她屁股上经得住针刺的地方了。她觉得那芒刺一样的针痒痒地轻触上她因为被打而变得十分敏感的
屁股,一动也不敢动,只是自言自语道:「啊,轻点,轻点啊。」我狠下心但很小心地轻轻手指一用力,刺进了肉
里,不深,一会就拔出,一粒血珠随即从她屁股上冒了出来,我马上将消毒棉堵上,……问她:「这边屁股刺完了,
那边还有几下?」她说:「那边屁股也是十五下。」刺的时候,她的屁股一直没敢动,我象医生那样操作着。她说
:「哥,谢谢你下手很轻,不太疼。」我说:「是吗?是你屁股被打得麻木,没痛感了吧?下次等你屁股长好后专
门给你试针刺屁股的家法好吗?」她伏着一动也不敢动的身子说:「哦,那就不要试了啊,嘻嘻」。她竟然第一次
笑了起来。我在她赤裸着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怎么,你现在觉得开心吗?」她啊哟了一声说:「不是啊,
我屁股疼啊。」我说:「哪还笑什么啊?」她说:「哥,因为我觉得你是其实是很爱护我的,虽然把我屁股要得这
么疼。」


我说:「谁让你的屁股该打!」不知不觉中,她的屁股刺完了。她说:「现在屁股只是隐隐作疼,但屁眼还是
很疼。」


我掰开她的屁眼看了看,说「我拿些冰块来塞进你屁眼里好吗?」


时光倏忽,小英因读研要到不太远的的另一个城市寄宿。我犹如那孕孕独立的刑架倍感伤怀。记得临走前几天
的情景,她的屁股与板子依依惜别……她说:「哥,我会时常回来见你的。」我颇显伤感地说:「嗯,希望你一切
都好」,转而笑笑说:「这下你的屁股可以脱离苦海了」。她调皮地说:「看你说到哪去了呀,我这全不都是你调
教出来的吗,我哪敢忘『肉刑- 亲亲屁股‘之恩啊。」接着她又郑重地对我说:「哥,我希望临走前,能再接受
一次大刑,使我的屁股在红与白之间时刻铭痛在心。」我想这也许是她临别前安慰我的一种特殊方式吧。我说:「
算了吧,无错不打。」她玩皮一笑说:「那就算你给我的屁股试试刑呀。」我说:「又没有什么新家法,试什么啊。」
她想想说:「嗯——那就叫温刑吧,温故而知新嘛。」我呵呵一笑对她说:「嗯,你说得也有道理,是得让你屁股
好好回味回味,以免你时间一久,好了伤疤忘了疼」。她眠嘴一笑,秀发一扬,转身面向刑架,十分坦然地解开了
裤子,回头扮了个鬼脸问:「今天是站着还是趴着啊?」,我也故意问她道:「今天用竹板还是藤鞭?」;她说:
「哥,今天来点痛快的吧,不要用那些你别出心裁的屁眼刑了好吗?」。那天她在刑架上摆了各种姿势,而我握着
她塞到我手里的竹板和藤鞭,面对那张妩媚动人的屁股楞了好一会,久久没有打下,反倒弄得她不好意思起来:「
哥,你怎么啦?别这样啊,拿出你往日的威风狠狠打吧。」我自知有些失态,慌忙扬起鞭子就是一下,那屁股猛然
抽搐了一下,哦,好痛。她屏着气息大声说:「象平常一样绑着我,好好打啊。」我知道她要我绑着她是因为实在
忍不了痛但又不愿扫兴。为了保持我的尊严,我强忍心中波动的情绪,对她道:「打你还要你教啊?!看我不好好
收拾你。」说完就将她五花大绑,绑得那圆鼓鼓的屁股可怜巴巴。绑完后,我取出消毒器具给她屁股先行消毒,这
是我在对她屁股实行较重惩罚时必须要做的准备,那时她的屁股总会唆唆发抖,因为她知道轮到要给她屁股消毒后
再打,这顿屁股大半是要开花了,而我马上会给她发抖的屁股两巴掌:「还没打,就怕成这样啊!」。


……


而此时,她的屁股异常镇静,仿佛在接受某种神圣的洗礼。


我细致温柔地用蘸着酒精的棉花球在她屁股上反复擦拭,屁股上的肉随着我轻柔有力的动作时而凹下凸起,时
而晃晃悠悠,她的屁股非常饱满挺翘和圆润,好象天生是为打屁股而长的肉,不象有的女性的屁股太过扁平。而她
的屁股若是用手板打,感觉绵绵地、香香地、软软地,手心一点也不觉得痛,而那屁股会热辣得让你心动。就算是
用板子打,那屁股的肉感也会通过你手持的板子那么微妙地传递到你的手掌心,让你为她心疼。当我把酒精棉擦拭
到她的屁眼时,我感到了那儿有节律的跳动,我特意在那停留了较长时间,也许她也明白我的心意,很乖地趴在那
默不作声,并暗暗将自已的屁股表现得更温顺,更乖巧。也许她想起了我曾让她的屁眼嘤嘤哭泣,惊悸不已。而此
时的我,只有脉脉温情……虽然我有点想入非非,但我还是克制自已,装作例行公事一般给她的屁股作消毒处理,
也生怕对她的屁股表现出过份亲热而让她不安。因为我说过她是一个纯洁的姑娘,谁也不容孅渎。其实,我哪里是
在履行打屁股职责,只是借着给她屁股消毒的机会,跟她、跟她的屁股举行告别仪式呢。虽然我仍将在她屁股上烙
上红痕,因为我信奉要么不打,要打就要打最重!(呵呵,现实不可仿效,这里纯为调节气氛,打屁股只是一种爱
意表现。)不知打了多少下,我才从她变得凄惨的叫疼声中惊醒,哦,够了,今天不是执罚啊。但她的屁股已然通
红浮肿起来,我一下扔掉手中的鞭子,将她解开,她翻转身子用忍着疼痛的声调对我说:「感谢你这么多次对我屁
股的责打,鞭策我不断努力和上进,做一个自律的人,以后不管我到哪里,我都会回来为了过错用我的屁股赎罪的。」


她说得那么神圣,我也娈得严肃起来,正色告诫她说:「你在外,一要洁身自好,二要学有所成,经常自我检
查,及时将自已的屁股该挨多少次打记录在案,如有违反,重打不饶!」我又说:「另外你将那把每日打你的戒尺
带在身边,放在自已的枕下,做到每日思过,时时记住我曾对你说过的话。」一番交待后,各道晚安,三天后她走
了,步履轻松,看来三天前她主动受打,已考虑好屁股受伤已能痊愈,看来她很会按排自已,我也放心了许多。


一个多月后,她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上讲她一切都好,生活还能适应等等,但也讲,到了新地方由于贪玩了一
点,以至跟同学逃了一堂课被教授发现挨批了。她说这本该够得上屁股一顿好打了,但因我不在放松了自我约束…
…哦,我想她的屁股还是不能不打。我当即回信命她下星期日到我身边接受处罚,没想到她回信讲:将在外令有所
不受,并说了一大堆好话来蒙我。于是我回信告诉她:我将赴你处执行家法,请把屁股好好准备一下。这下她慌了,
连忙打电话给我要我再给她一个星期时间,下下星期一定回来受罚。我想想答应了她的要求,但告诉她会加倍对她
的屁股进行处罚。并用EM发给她一个责打屁股的动画。回来后,我对她嘘寒问暖了一番即进入正题,我对她说虽然
别后重逢大家很客气,但对你的屁股是绝不讲客气的,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她说假期只有两天,希望不要过重
以免影响她的行程。我说这我知道,早有这样的考虑了,后来她又坦白了那把我让她随身携带的戒尺竟然给弄丢了,
这使我更生气,她耷拉着脑袋不出声了。稍事休息,我就让令她上刑架,因为她穿着裙子和连裤袜,我让她脱掉裙
子,然后我亲自将她贴身的连裤袜从腰上给她脱拉下来,拉到膝弯上面,屁股刚才还紧裹在朦胧的连裤袜里若隐若
现,现在已如满月般生动而丰富地袒露开来,令生硬冰冷的刑架也熠熠生辉。为了不施行过重也不减轻痛感,我决
定采取层次递进的方式来令她屁股痛感深刻而余痛袅袅,对屁股例行消毒完毕后,我先让她面向立柱两手环抱手腕
缚紧,然后将她腰肢捆在圆柱上勒得非常紧密,屁股向后挺翘而出,我操起大竹板大面积对她屁股进行痛击,「哇
——」随着她无奈的屁股受痛击而向外挺突时,她面朝圆孔忍痛大叫。啪、啪——啪啪、啪啪啪;55、啊…啊!


哎哟、555555,可是只有那受打的屁股想往里缩因腰部紧绑于柱体,却只能向外挺而正好面向我扇过去的竹板
片,由于我用力恰当,屁股痛成这样却没有浮肿,只是红得发亮了,透出痛苦的光泽。我见已达预定效果,就收板
从立柱上解开了她,要她趴在比她屁股稍窄的平板上,屁股在她的身段中间向上高举,用藤鞭一条一条在她通红的
屁股上烙下肿痕,唰唰的风声和叭叭的鞭声交织在屁股上,她痛苦的呻吟有如配音,见她屁股中央已红肿不堪,我
放下藤鞭,换了一束细细的但稍有宽度的皮条,转动平板,将她趴着的屁股向左侧微转,我用那细皮条在她屁股尚
完好的侧面进行抽打,谓之精加工处理,不放过她屁股的每一毫厘,这边打红了,又把屁股转向右侧加以细心抽打,
可怜她补绑得十分结实,任凭摆布无法自主,但也紧咬嘴唇,为她该挨的打流下迟悔的眼泪在心里默默捱痛。最后,
我将她屁股的肉从中间往两边分,将两爿屁股用两大夹子夹住用绳子系牢扯出固定好,使其露出屁眼周围更嫩的肉,
仍用那细皮对准嫩肉往那屁股沟里抽,一下一下又一下,那嫩肉的颜色很快便和整个屁股同色了,通红异常,不可
轻触。在责打过程中,由于那里更不吃痛,神经丰富,忍不住屁眼直哆嗦,几将夹着她屁股的夹子滑脱,但我都马
上重又夹起,用细细的皮条竖着往那不能自控的屁眼处抽击无遗。处罚完毕,她整张屁股红得透亮,肿胀不堪,但
我想经过药敷后,一夜基本就能消肿了,但疼感在短短两天内是无法消除的,她也只能带着一屁股的痛求学去了。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