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美女性告白cf7

.
我是个二十八岁的银行员、也是金融圈内出了名的美女,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少追求者,但自视甚高的我一向洁
身自爱,从不让那些登徒子有机可趁;因为我知道荣誉比什麽都重要,尤其是我已颇具知名度,更是不能自毁长城,
坏了好名声;而我的亲密男友马维也是个高阶主管,英俊高大的他也是圈内出名的美男子。


我俩虽不在同一家金融机构任职,但有不少同业却经常会看到我俩一起晚餐;最近,我的恶梦又开始了,同样
的消息又传进了我的耳朵──马维已另结新欢,而且,对像又是个空姐!老天!怎麽又是个空姐?但不管是不是空
穴来风,这次我再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我的前三任男友都是被空姐夺走的,我可不想再度被人横刀夺爱,所以,
我必须有所行动,只是一切好像都太慢了,我挚爱的马维已不再对我温柔,他开始藉机与我疏远,不论我如何委曲
求全,他就是难以回头;我俩陷入了冷战,四个月来我俩已几乎不再相见,但我实在不甘心、也不想就此被放弃。


因此,我以结婚为由,要求和马维谈判;他没拒绝,但是他告诉我他即将到东南亚出差,希望能等他回来再说,
但我再也不想耗下去了,我请了假,和马维同班飞机抵达了国外;与马维共同出差的还有两个他的同事,其中一人
还曾与我共事过,而另一个中年人我连见都没见过;当晚我和马维同房,而他的两个同事就睡在邻房,以往我绝不
可能如此做,但为了挽回马维,我再也顾不得别人怎麽想了!那夜,我像个新婚妻子般,百般温柔地服侍马维,但
我实在无法答应马维的要求,因为,那实在太变态了!对我而言,吹箫与肛交是妓女才会做的事,他怎麽可以要求
我做那种下流的事?


匆匆了事的马维,第二夜根本碰都不碰我,而第三天下午他让我见到了那个女人──一个姿色不错、身材极端
惹火的女人!马维明白的告诉我,那女人才是他想要的新娘!我的自尊彻底被摧毁、但我没哭也没闹,我好胜而倔
强的个性抬头了,我闷不吭声的回到房间,我的心虽然在淌血,但我强忍着泪水,开始收拾行李,而马维却在我要
离开房间时,抢先一步提着他的行李走了;我颓然倒在床上,一直哭到天已微亮才睡着。


当天下午,我到附近的百货公司疯狂地采购,我不想让人看出自己是个失败者,尤其是马维的那二个同事,他
们还住在我的隔壁。


在伤心欲绝的情形下,我并不想立刻回国,那夜我甚至穿上刚买回来的新衣──一套既新潮又性感的晚礼服,
到外面的餐厅去吃晚餐,还喝了不少酒,我知道自己有些醉,但我并不在乎,这也就是为什麽我会在电梯口碰到马
维的同事之一、也是我以前的同事汪威时,会没有拒绝他的邀请,而答应和他进到他的房间里去聊天的缘故;我告
诉汪威:


「如果你想安慰我,乾脆就和我喝一杯!」而汪威不止陪我喝一杯,我俩几乎喝了大半瓶威士忌,我早已过量
了,但我却逞强地要汪威再帮我倒一杯,他一面斟酒、一面向我邀舞,我笑着说:


「汪威,你想抱我是不是?」他凝视着我说:「你醉了!佩姬。」我站了起来说:「才没呐!不信你和我跳看
看。」就这样,我和矮了我大半个头的汪威连跳了两曲,然后,我端着酒杯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高窕、匀称、
标致而优美的身材说:


「汪威,我漂亮吗?」他站到我身后说:「当然,佩姬,你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转身看着他说:「你
想不想把我灌醉?」他仰视着我说:「其实,你已经醉了!」我举杯敬他说:「是吗!?我的酒量其实不错育!」
汪威陪我乾了之后说:「你还想再喝吗?佩姬。」我甩着头说:「当然!不醉不归!」当汪威在斟酒时,我走向沙
发,然而,我才一迈开步伐,立刻觉得天旋地转,我想控制自己的双脚,但却整个人倒了下去,我最后的印象是看
到汪威的脸!


恍惚中我知道我被脱光了衣服,我赤裸的身躯被人热烈而急促地爱抚着,我浑身火热、双峰激耸,我想睁开眼
睛,但眼皮却沉重地张不开来,而我的四肢根本使不出一丝力气;我的躯体几乎已全被吻遍了!我的乳房被吻得既
舒爽又快乐、然后,是我的小腹和大腿内侧,噢、我从没这麽亢奋过,这实在太棒了!他开始吸啜、吻舐我的私处
了!喔、上帝!我从未被人这样吃过!


他硬梆梆的东西顶进我体内时,我才勉强睁开眼睛,我当然知道正在干我的男人是汪威、我只是难以相信自己
──我呈现的是个多麽淫荡的姿势啊!?只见我自己双腿大张着,而汪威正双手抓着我的脚踝,狠狠地顶肏着我!
哦,他是那麽地粗鲁和卖力!我可以感觉到他的阳具和马维差不多长,但却似乎比马维的粗了许多!而且,非常、
非常的硬、龟头也有力极了!汪威发现我已醒来,更加兄猛地干着我说:「喔、佩姬,你真是漂亮极了!我要活活
的把你干死!」我望着满身大汗的汪威,心里真是百味杂呈,我能说什麽、我又能怪谁呢?


事实摆在眼前,汪威正在干我!这算作爱还是强奸呢?我绝不喜欢这个矮小的汪威,但我这个昔日的老同事,
却已经得到我的身体了!他正全心全意地在享受我这个以前可望不可及、宛若女神般的肉体,而且,他已经把我肏
出了感觉!我呻吟着说:「喔、汪威,你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他俯身下来盯着我说:「怎麽、你还忘不
了马维?」我抱住了他说:「哦、不!汪威,我已经不是马维的女朋友了。」他死命地顶住我说:「那就乖乖地当
我的女人吧!」汪威吻我时我没拒绝,他狂吻着我啊,这个男人快把我征服了。


就在沙发上,汪威至少用了三、四种姿势干我,他强悍地让我讶异,马维从来无法干这麽久的,而我都已快逼
近崩溃的边缘了汪威要我跪在沙发上双手扶着椅背,而他由后头激烈地顶肏我,这个像狗趴式般的姿势,让我达到
了高潮!我浑身乱抖、嘴里胡乱呼喊着、淫水大量奔流而出而汪威还在继续肏着我趴在椅背上喘息我根本没发觉马
维那个中年同事是什麽时候回房的,当那个年约五十岁、身材已经发福的男人,赤身露体的站到我面前时,我吓呆
了!我看到了他凸出的小腹下,那根弯曲、硬挺而肥胖的大香蕉!那至少有八寸半长、像火腿般粗的大肉棒,吓住
了我、也让我看呆了天啊!多麽恐怖的大阳具!如果不是他按着我的脑袋,强迫我去帮他吹箫的话,我一时间只怕
还难以回神,我开始躲避、挣扎,但我的腰肢被汪威抱住,身体也被他挤压得难以动弹,那中年人的大阳具不断碰
触着我的脸蛋我已几乎无处可逃,不得不向汪威求助道:


「求求你!汪威,快叫你朋友不要这样我真的不会做那个嘛」汪威有点讶异的问我:「怎麽,你还没玩过口交?」
我赶紧点着头说:「真的、汪威,我从没帮男人吃过那根东西呀。」汪威停止肏我的动作说:「好,张柏,你先过
来这边;让我来教教咱们的大美人怎麽吹箫!」张柏松开了我的脑袋,但随即取代了汪威的位置;我不想被轮奸、
更不想让张柏玩,但在汪威的帮忙下,张柏硬是把他的巨大龟头塞进了我的下体,当他的大香蕉一寸、一寸地肏入
我的体内时,我的阴道像样撕裂般,被塞得既胀又挤、灼热不堪!我不再抗拒,只能唉唉求饶道:「噢、求求你轻
一点慢慢的嘛,喔!轻点求求你!张柏温柔一点太大了呀!。」但残酷的张柏却一顶到底,撞到了我的花心!那一
瞬间我迸出了哀嚎,我只觉得身体已被肏裂成两半,而张柏的巨屌好像戮进了我的胃里,我痛得流出眼泪,双手不
停拍打着椅背哭叫道:


「啊、啊!张柏,你会干死我呀!噢,你杀了我吧!」张柏开始缓缓抽动,但每一下都抵到我的最深处,渐渐
地,我迷失了!我的生理和心理都起了极大的变化,我放松自己,开始摇摆臀部迎合着张柏的顶肏,他慢慢的加快
速度,而我早已迷失在新鲜而空前的快感中当张柏第一次全根尽入时,我爆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夹杂着我从未有
过的尖叫声!


我被征服了!从那一刻起,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转型,乍嚐被两个男人轮奸的滋味,使我体会了性交的无限
可能,那虽然可怕而邪恶,但也美妙极了!我堕入了欲望的罪恶漩涡中,但我已无选择的余地,一个正在被轮奸的
女人,是绝无原则可言的!


他们没让我一直趴跪在沙发上,而是要我仰躺在茶几上,我的脑袋垂在桌缘外,嘴里含着汪威的龟头,而张柏
将我还穿着高跟鞋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肏我;我第一次的口交,在汪威的命令与调教下,整整经过半小时才结
束,汪威把他的精液射在我的嘴里,强迫我全部吃进肚子里去;而又过了十几分钟后,张柏射精在我的阴道里,除
了我的呻吟和喘息,就是汪威和张柏满足而邪佞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他们那些下流的言语和对我的淫猥赞美,表
示他俩对我的一切都很满意!而我从他们的交谈中听得出来,这场荒淫的轮奸游戏还要继续。


我终於见识到了张柏的大香蕉!我用葡伏式的狗趴式,屁股抬得高高的,让汪威从后面冲撞;而我则双手合握
着张柏的大香蕉,从龟头一路往下吸吮,直到吻舐他毛茸茸的睾丸为止,我就那样来回服侍着躺在床上的这个中年
人;我作了我从未作过的事──这叫品箫、吹喇叭、口交还是吃屌?刚才汪威已教会了我吃、吮、吸、舔、咬、啃、
咽等种种技巧,所以,我知道张柏很满意我的服务,我勉强才能含住他整个的大龟头,像个网球塞住我的嘴巴般,
我只能发出咿咿呜呜的呻吟声;这回在床上他俩至少用了十几种姿势,不停地玩我再玩我!


当汪威射在我的体内、而张柏一股脑泄入我的口腔时,他强迫我把全部的精液吃进肚子里,那又腥又咸的味道,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而且,张柏的精液又浓又多,那射出的份量多得叫人难以想像;我终於明白他那根筋脉毕露、
僵硬有力的巨屌,是如何恐怖与吓人了,因为不久之后,牠又在我的口中活蹦乱跳了!


这次他们狠狠地轮流冲撞我,肏得我哎哟不止、嘤咛求饶;但他们虽然停止玩我的小屄,却开始要玩我的屁股,
无论我如何哀求,他们就是不肯放过我,最后,我在痛彻心肺的嘶吼、啼叫中,还是被汪威将肛门开苞了!我不知
道汪威和我肛交了多久,因为我已经被整得七荤八素,早就头昏脑涨了,我只记得当张柏干我屁眼时,我痛得吱牙
裂嘴地胡乱嚎叫起来,而他俩不知在我天旋地转的时刻里向我需索些什麽,我只记得自己拼命的点头,什麽都答应
了他们!然后,在张柏的巨屌全根没入我屁眼的那一瞬间,我痛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房内多了三个陌生的男人!汪威说他们全是他此地的同事,也都知道我是马维的女朋友;我又不
是妓女,岂能让他们如此摆布我?但我才一提出异议,张柏便告诉我,那是我在不久之前亲口答应的,当他在肏我
屁眼的时候,是我自己提出交换条件──要张柏暂时放过我的屁股、让我喘口气休息片刻;然后,我便答应让他们
多找几个人玩大锅肏的!我卷缩在床角无法辩驳,而五个男人赤裸裸地围着我!这次,当那三个新来的陌生男子一
起涌向我时,汪威手上抓着相机、而张柏拿着录影机;当秃头的瘦高汉子开始干我时,镁光灯闪亮着、而录影机的
灯光也亮了!三个中年港仔爱抚、享受、赞美着我一流的身材,我被他们轮流干了二次,他们还没人射精、我便达
到了高潮!


接着在五个男人的命令和指挥下,我成了色情片的最佳女主角!他们不止夹攻我,三位一体、双龙入洞都叫我
见识到了!从头到尾,我整整被玩了二十二个小时,我记不得自己有过多少次高潮与尖叫、我只知道我帮每个男人
都舔过屁眼、也都吃过他们的精子!我疯狂的叫床声让他们兴奋不已,而我自己也好几次被肏得上气不接下气、甚
至被玩得死去活来、活来又死去!最后,我在奄奄一息中沉沉睡去,连那三个港仔是何时离开的我都不知道。


隔天晚上,也就是回国的前一天,那三个港仔又来了、他们还多带了两个人;但我已完全不在乎了!五个男人
和七个又有何差别呢?


那夜我让他们随心所欲、予取予求,我成了最下流的妓女、最无耻的荡妇!肿着下体,我让他们痛快地玩到天
亮;回国后,我和马维再无往来,当然,我也成了汪威和张柏的禁脔;尽管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被彻底改变,但现
在我所担心的是会失去张柏,因为我再也无法忍受被男人遗弃的恶梦,就算不是自己所爱的男人又如何?爱情除了
给我伤心、已然再也没有憧景,所以如果缺少了张柏的巨根,我也不晓得自己是否还会活得快乐!?再说曾经沧海
难为水,被一群男人轮奸的滋味是那麽的诡秘和美妙,那种坠落地狱后再重新活过来的极致快感,又岂是旁人所能
了解和体会?因此,少了邪恶的汪威和他找来的朋友也不太好,毕竟,我再也无法过单调的性生活了!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